广场舞APP现状:死伤无数、无人监管、变现困难(附死亡名单)
2018-01-18 14:25:46
  • 0
  • 0
  • 0

来源:猎云网

猎云注:2015年是公认的广场舞创业元年,两年时间,60多个广场舞App上线,其中获得融资的不在少数。然而拥有巨大市场的广场舞App却在两年后仓皇求生,是大妈们的钱太难赚了?本文转自“新芽NewSeed”。

如果要评出2017最让人大跌眼镜的创业领域,那广场舞APP能排第一个。

两年前,不管是资本还是玩家,都盯上了“有钱有闲”的中老年群体,广场舞+移动互联是所有人都不愿意错过的肥肉。然而两年之后再看这个领域,资本已在广场舞APP市场走了一个来回,全军覆没,一片狼藉!即使残存的APP,都是在力求变型,仓皇求生……

可以说是一把好牌打得稀烂了。

从市场基数来讲,广场舞APP领域真的是握得一手好牌。中国曾经在建国后不久就出现了第一次婴儿潮,当时,新中国实行鼓励生育的政策,那时一个家庭四五个孩子是常态,人口增长率将近300%。

而现在在小区跳广场舞的老人们,正属于那一次婴儿潮的“人口红利”。

国务院数据显示,中国60后和70后的人口数量大约为4.4亿人,中国老年人数占比预计到2030年将会增至24%。有研究机构预测,由中老年人群体在旅游市场、餐饮市场和保健品市场带来的市场效益将在2020年达到3.3万亿元。

另据《中国广场舞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服装、音响、看戏机这三种和广场舞相关的产品,在淘宝上的月销售额超过2500万元,保守估计线下销售额至少是线上销售额的10倍。因此,仅服装、音响、看戏机等衍生产品,一年也约有20亿元的收益。

于是,这群“手握闲钱”的老人们成了创业者眼中未被开发的金矿。

而现在,广场舞APP的现状却是横尸遍野、杯盘狼藉。为什么大妈们挚爱的广场舞嫁接到互联网上,就成了“伪命题”?

广场舞APP现状:死伤无数、无人监管、变现困难

2015年是公认的广场舞创业元年,两年时间,60多个广场舞APP上线。有主打提供广场舞教学视频的,有能提供广场舞设备的,有切入电商、旅游的,资本和创业者兴奋地摩拳擦掌,获得融资的不在少数。

APP的诞生和资本的加入大多发生在2015、2016两年,到了2017,成片的广场舞APP要么开始彻底转型、要么就进行大规模调整,甚至直接搁浅。

新芽NewSeed(ID: pelink)记者于app store和安卓商店搜索广场舞APP,有数十种APP呈现,但经记者观察,大多数的内容只是单纯的广场舞视频、内容鸡肋。其次,占绝大多数APP已有一年没有更新版本、或内容一年未更新,有项目已经停摆的嫌疑。再者,曾获得融资的广场舞APP中,也有一部分在商店里搜索不到,疑似下架。

广场舞APP头部“糖豆”将曾经的“糖豆广场舞”之名中的广场舞三字去掉,疑似进行了大调整,去掉了广场舞属性。新芽NewSeed记者在APP中看到的内容证实了这一想法,现糖豆虽然还保留着广场舞板块,但主要精力放在了UGC短视频上,主板块上全是用户自己拍摄的小视频,内容形似快手,且这些内容内容并不局限于广场舞,还包括烹饪、奇趣、段子等。此外,有媒体此前报道称糖豆App在iOS版增加“糖豆商城”入口,据说覆盖人群几千万,但购买商城服务的用户只有300余人。但新芽NewSeed记者并未在APP中发现商城,或已折戟。

不止糖豆,就爱广场舞、99广场舞、跳跳舞等也设立了电商板块。但他们的商品中,都隐藏了销量,经营情况给人很大的怀疑空间。其中99广场舞似乎很执着地想要靠电商变现,新芽NewSeed记者发现99广场舞在APP内做出了新产品“99严选”,其中主要是生活消费领域的商品,现正在推动99两周年活动。

广告也是广场舞APP两年前设想的变现方式之一,记者在就爱广场舞中就看到了符合老年群体的理财广告和旅游广告。其他暂未发现广告,可能是受平台本身的流量限制。

其次,放弃广场舞、拓宽受众群已经是很多广场舞APP自救的办法,例如跳跳舞,做起了与老人不沾边的拉丁舞、爵士舞、肚皮舞培训,以及与广场舞毫无关系的电商;跳吧广场舞做起了自己的节目,但分类中很多与老年人没有关系;哈哈广场舞增加了资讯“哈哈头条”,标题多为“震惊类”的标题党,舞蹈视频种类数十种,并没有锁定老年群体。

再者,新芽NewSeed记者还发现,全民广场舞的每条舞蹈视频下面,几乎没有真实用户留言,全部都是多达数十上百条的兼职、刷单、淘宝好评师等刷屏小广告,类似的小广告曾被报道有诈骗信息,但平台并无监管。

另据懒熊体育的报道,舞动时代正在逐步解散部分城市区县微信群,大福广场舞已转投电子硬件研发。

新芽NewSeed记者经观察了数十种广场舞APP发现,此前设想的理财、旅游变现途径没有一家行得通;呼声最高的电商模式都冷冷清清,无评论无销量;只有广告模式直接一些,但能接到正规广告商广告的极少,没有流量的广场舞APP中充斥着疑似诈骗信息的刷屏小广告。

大妈们的钱怎么就那么难赚?

正吊在悬崖边的广场舞APP们正在急吼吼地求生。变现这道题,放广场舞大妈身上,怎么就那么难?

新芽NewSeed认为,早在一开始,企业就没有根据实际情况来讲这个故事。

比如提出一个基本问题,会使用直播、视频等软件、会APP网购的中老年人有多少?根据CNNIC统计报告,我国60岁以上的网民大约有3600万人,占7.51亿网民数量的4.8%。这些中老年人网民能熟练地使用微信,但他们使用购物类APP、直播类APP就十分费劲了,更何况想让中老年人通过直播、视频APP帮助变现,难上加难。

再者,记者在广场舞APP中发现成片成片的牛皮癣小广告,并且主动找上门的中小广告商大多都是P2P类的理财广告,平台并未严谨考究真假。这些内容如果放到中老年人面前,会发生什么?不用多说,中老年群体是受骗的高发人群,被诈骗分子骗光多年积蓄的新闻还少吗?

而一旦受骗发生,上当的大爷大妈们不仅一辈子不会碰互联网,还会影响周遭群体,加大对互联网的排斥和恐惧。

电商、旅游、理财产品都是同样的道理。中老年人的互联网消费习惯和使用习惯并没有养成,他们的消费习惯属于基于线下的信任型消费。比如说电商,中老年人完全可以托儿女在淘宝购买,而不会去APP上“冒风险”。并且广场舞App的电商很难与淘宝之类大平台抗衡,在商品、供应链和物流上都缺乏优势。

还有当初被颇为看好的旅游变现方式,现在也无法实现,广场舞创业公司如何将团体旅游做得拼过旅行社和OTA呢?并且旅游产品不同于电商产品,单价很高,中老年群体的决策时间更长,而且对线上转化的信任度也很低。并且广场舞APP的旅游产品同质化很严重,大爷大妈们去了一次就不会去第二次,用户黏性很差。

广场舞APP还能被抢救吗?

关于怎么拯救整个广场舞APP群体,记者很难有这样的神力去解答。但纵观市面上的广场舞APP,关于变现,记者理出了几条思路。

1、线下与线上相互引流

如果纯线上信任建立很难,可以尝试线上线下相结合。例如就爱广场舞,就同时拥有线下、线下业务,且侧重线下产生交易的模式。例如一些广场舞APP尝试的线下赛事,但需要做好心理准备的是,线下渠道并不是“万能公式”。由于中老人群体品牌转化本身不高,关注广场舞赛事的商家以本地商家居多,很难获得高昂赞助。

其次,建立线下社群也是可以考虑的方面。用线下资源引导到线上,线上流量引流到线下,形成闭环。

2、利用好KOL与广场舞领队

大爷大妈们对身边的领队和广场舞KOL的信任度是很高的,广场舞APP们可以从线下入手,与领队及不同区域的广场舞KOL建立联系,由他们带动大爷大妈们的活动与消费。甚至可以发展广场舞领队为代理商。

3、用年轻群体去影响老年群体

《2017年中国广场舞白皮书》中的数据显示,“65后”到“90后”才是广场舞的主力,比例高达71%;“65前”只占27%,其中华东地区拥有最高的80、90后舞友,比例高达43%以上。可以看出,广场舞已不再是大妈们的专属,“空巢青年”也加入了进来。企业们可以从这部分年轻人入手,让他们带动周边的大爷大妈们的APP使用习惯。

4、中老年服务

在未来二十年之后,中老年群体又换了一拨人,没有人知道他们那时候还跳不跳广场舞。但可以确定的是,银发经济的空间是巨大的,对中老年的服务没必要吊死在“广场舞”这一根树上。针对健康和家庭类的产品也都是中老年群体关注的领域,未来可以多分出一部分精力在中老年服务上。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