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英镑:金融科技故事里的愿景与初心
2019-11-06 14:04:30
  • 0
  • 1
  • 0

以下文章来源于天德信链 ,作者蔡维德、王娟

央行的数字法币是近期我国最受关注的金融科技重大事件之一。我们从不太远的2016年的一份金融科技的演讲中寻觅最初数字法币的愿景。2019年8月底,英国央行的马克·卡尼在美国演讲公开反对美元霸权,并对美元为世界储备货币持反对态度,提出可能出现一种综合霸权数字货币来取代美元。英格兰银行作为现代银行业的鼻祖,在Libra发布白皮书后,对数字货币的这一表态令各国感到震撼,各国央行和主要金融机构对数字货币的关注度进一步加深。其后,26国央行对Libra进行了听证,德法两国财长在会后联合表态,对Libra明确持反对态度。

2019年9月底,笔者自英国回来之后,在与Fnality公司讨论以及悉心研究Fnality的USC稳定币批发型数字法币项目的过程中,梳理和回顾了作为英国央行的英格兰银行在数字货币研究中的相关文献。我们发现,作为数字法币研究第一梯队的领军者,英国央行早在2015年提出的数字英镑计划,远比想象中高瞻远瞩,研究团队据此撰写了《隐藏复兴百年英镑的大计划-揭开英国央行数字法币之谜》一文。

在追踪英国数字法币研究的思路过程中,2016年9月由英国央行的首席出纳员Victoria Cleland 在伦敦所做的演讲对笔者影响很大。研究团队将其译成中文,对于研究数字法币的学者,也能够知道数字法币的发展历史。

译文中所展现的内容是公开渠道下载而来。这份演讲中主要传递的观点包括:

1) 科技改变商业和金融。并对这一观点进行了实例阐释。其中特别提到重视科技,也就是数字科技或是金融科技(Fintech)。目前而言,国内的部分观点认为科技不能改变商业和金融的本质,认为科技服务商业和金融业,但不能改变他们,比如要求区块链技术绕开金融发展。N•格里高利•曼昆 (N. Gregory Mankiw)在著名教科书《宏观经济学》说“宏观经济学是一门经验学科,由广泛的经验推动和指导”又说“当经济形势发生变化的时,经济学者总是及时更新课堂内容”。2019年在脸书Libra出来后,世界金融界因为震撼而纷纷采取对应的行动代表经济形势已经变化。如果认为科技改变金融,这发展空间就非常大,新技术带来的改变将改写现有的经济学和管理学理论框架。

2) 数字法币是322年来的首次货币大变革。这一观点的抛出,是基于英镑这一老牌货币的历史沿革,而英国央行成立于1694年,正好离2016年322年。保守谨慎的英国对货币政策的坚守决不会低于新兴国家,但当技术应用走到历史的路口,英国是首先应对和提出对策的。因此,当时在场的央行学者都为之兴奋不已,意识到一个新的时代的来临。她在这篇演讲中强调,英国央行在过去322年没有改变过英镑,这是历史上第一次。由此可见,英格兰银行对数字法币的发行和研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3) 数字英镑的运行方式。数字英镑将会和比特币等数字代币一样,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交易,但是背后的交易支持是由央行提供的。数字英镑是法币,这一核心理念是英格兰银行自始至终保持的,运行方式将和所有的法币系统一样,是央行主导和监管的。在信息技术的支持下,交易不间断,数字化特征与现有的数字货币无差别,但应用更加安全和方便。

4) 数字英镑的大央行主义。货币是经济社会资金融通和商品流转的核心工具,因此数字英镑的大央行主义强调其服务群体是与原有的信用货币体系完全相同,甚至更加广泛。作为法定货币,数字英镑为商业银行、商业企业和普遍人群提供服务。履行货币作为交易媒介、价值尺度、流通手段和财富储存的功能。且大央行在监管中,将为交易安全提供更加便利的技术手段和信息化平台。

5) 开放RTGS实时全额支付系统。RTGS(Real Time Gross Settlement)是按照国际标准建立的跨银行电子转帐系统。RTGS模式中结算是实时完成,该模式对银行的流动性要求较高,适合于单笔金额大而交易笔数少的支付系统,我国的大额支付系统和美国的Fedwire系统采用这一模式。英国央行为了建立这样的数字法币,决定研究开放RTGS给英国的科技公司,以支持央行的数字法币。探讨为科技公司在金融创新领域开放支付通道,其支持力度可见一斑。

6) 数字法币的推出必然改变现有金融体系。在演讲发表时,甚至时至今日,一些学者坚持认为数字法币只是一个科技项目,没有其他任何意义。脸书的Libra白皮书发布后,仍有经济学者认为Libra或者其他数字货币丝毫没有改变金融体系。在对Fnality白皮书的研读之后,我们更加坚信,数字法币的发行一定会对现有金融体系带来巨大改变。在这个发表于英国央行的演说中,认为银行将可能失去中介地位,这显然极大冲击了现有的金融体系。

7) 央行发行数字法币会引发银行与商业银行的竞争存款。数字英镑让央行能够更加便利的直接服务于企业、个人和商业银行,因此对于英格兰银行这样本身集合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功能于一体的机制来说,这种便利性带来央行能力的提升将更加明显。在平常的时候,老百姓吧钱放在那里没有很大差别,但是一旦有经济危机,老百姓就会讲从商业银行存款转到央行数字法币上,因为那是零风险,这将挤占商业银行的存款。在经济危机的时候,央行不希望资金留在央行里面,而是使用资金来保护实体。另外商业银行的低效模式将造成经营份额被挤压。在2018年7月出现合成数字法币(sCBDC)后,发行稳定币的科技公司也和商业银行竞争,这问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9年7月出的报告《数字货币兴起》讨论。我们也出《十面埋伏,商业银行真的会四面楚歌?》来分析。

8) 预测批发数字法币(wCBDC)和零售数字法币(rCBDC)2种不同数字法币模型的的出现。

虽然我们力图讲解讲演的主要观点和现场的热点问题,但深知讲解得再美好,也不可复制现场交流中的火花触碰,为了帮助读者理解,将演讲的PPT附后,希望大家能够从中体会英国央行数字法币研发的初心、布局以及后来计划的实施历程。

这演讲稿是事后改写的,当时在现场她还分享了2个重要观点没有在稿子出现:一是英国央行对第3方支付非常担忧并且出示数据,二是认为数字英镑的愿景是回到以前英镑是世界储备货币的时代。第2个观点她轻轻带过,没有解释。在场的大多数的人都不在意因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任务。后来发现,英国央行事实上对这2项都非常在意。在2019年8月英国央行行长在美国本土公开反对美元霸权就是一个明证。

What do banknotes and RTGS have to do with developments in FinTech? We need to consider how we can harness FinTech to enable us to continue to deliver a safe and efficient payments system in a changing environment.
钞票和RTGS与金融科技的发展有什么关系?我们需要考虑如何利用金融科技,使我们能够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继续提供安全高效的支付系统。
Separate to the current RTGS review, we are undertaking more fundamental long-term research on the wide range of questions posed by the potential of a central bank-issued digital currency (CBDC). Whether a CBDC would be feasible and whether it would benefit the economy and the financial sector, over the medium term are big issues, and the answers remain far from clear. We have embarked on a multi-year research programme so that any future decision is informed with a full understanding of the implications. To support this we have invited contributions to a set of research questions that we have recently published. on the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that could arise from the introduction of CBDC.
与当前的RTGS审查不同,我们正在对由央行发行的数字法币(CBDC)的潜力所引起的广泛问题进行更基础的长期研究。从中期来看,CBDC是否可行以及是否会对经济和金融部门造福是个大问题,答案还很遥远。我们已着手进行一项为期多年的研究计划,以便将来的任何决定都能充分了解其含义。为了支持这一点,我们邀请引入最近发表的 “CBDC可能带来的机遇和挑战”等对一系列研究问题做支撑工作。
But the really big questions arise at the other end of the spectrum, where CBDC is available to everybody, allowing businesses and households to hold balances in central bank money and to pay each other in real time with full and final settlement, in an electronic format. While households are able to achieve this today directly with banknotes, they must use commercial banks or other financial institutions to make electronic payments.
但是最大的问题会发生在数字法币扩大服务到商家和家庭,让他们在央行开账户,做实时支付,并且立刻有最终的结算,而且全面电子化(译者:这里谈的就是零售数字法币和其作业方式)。现在家庭也可以有这样的服务,但是他们必须到商业银行或是金融机构才能得到这样的电子支付。
In the UK, those intra-bank payments are themselves fully backed by central bank money – either directly in the case of RTGS, or through so-called ‘prefunding’ in the retail payment schemes, eliminating settlement risk. The question is what could the benefits and costs be of removing this layer and of allowing businesses and consumers to transact directly and instantaneously in central bank money.
在英国,这些银行间支付完全由央行资金支持,或直接在RTGS中,或通过零售付款计划中的所谓“预付款”,消除了结算风险。问题是,去除这一层以及允许企业和消费者直接和即时地使用数字法币进行交易,其收益和成本会有什么。
There are numerous implications to be thought through. As Deputy Governor Ben Broadbent highlighted,providing wide access to CBDC could fundamentally change the structure of the financial system. For example, if a CBDC provided competition for commercial bank deposits, one outcome could be a reduction in deposit funding available to commercial banks, undermining their ability to provide credit to consumers. The risks that this could pose need to be fully explored and understood.
这里还是有很多因素需要考虑。正如副行长本·布罗德本特(Ben Broadbent)强调的那样,提供广泛的数字法币会从根本上改变金融体系的结构。例如,数字法币的竞争关系可能会使商业银行存款减少(译者:她没有提哪个单位会和商业银行竞争存款,其实就是英国央行,因为老百姓更愿意把钱换成数字英镑放在央行,没有风险,而且运转速度快,而不放在传统银行账户里面),那么结果可能是减少了商业银行可利用的存款资金,从而削弱了它们向消费者提供信贷的能力。我们需要充分探索和理解这可能带来的风险。
We also need to understand the technology options. Could, and should CBDC be delivered using DLT and is this technology the best way to achieve the necessary scalability and resilience? What are the implications on the privacy, and how could the rules for the operation of the distributed ledger be managed? DLT is still in its infancy, and there are numerous questions that need exploring. The Bank has already undertaken a proof of concept using this technology and we are looking for new opportunities through our FinTech accelerator
我们还需要了解技术选择。数字法币是否可以使用DLT技术?并且该技术是否是实现必要的可伸缩性和弹性的最佳方法?这对隐私有什么影响?如何管理分布式分类帐本的操作规则?DLT仍处于起步阶段,有许多问题需要探讨。本行已经进行了技术概念验证,我们正在通过金融科技加速器寻找新的机会。
These are significant questions and we are keen to receive external input and innovative ideas as we work through the possibilities. There is already a well-established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Bank and academia and we published our research questions in July in order to help stimulate further research in this area. I hope you all have a successful and inspiring conference. In the words of Sir Tim Berners-Lee - ‘we need diversity of thought in the world to face new challenges’.
这些都是很重要的问题,我们希望在可能的情况下努力寻求外部的投入和创新的想法。本行与学术界之间已经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我们在7月发表了研究问题,以帮助刺激这一领域的进一步研究。希望大家会议圆满成功。用蒂姆·伯纳斯·李爵士的话说:“我们需要世界各地的思想多样性来面对新的挑战”。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